樱井翔X你
他这个人一般不怎么网购的,最近news zero准备做一个关于电子商务的专题,本着亲身体验一把的专业态度,在网络上兜兜转转半个小时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点进了一个二手交易店,原因是,对方在出售和他相关的物品,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他的身影,cd, 蓝光dvd,多拉马box,各种各样的杂志……
他点开了与卖家的聊天对话框

「你好,请问这些东西都是要出售的吗?」

等了几十秒,对方没有回应,他正准备点右上角那个x时,对方突然回答了

「不好意思,刚刚在忙没有看到。
是的,都要出售,姑娘看上哪个了?」

「姑娘?」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难不成是男生?啊,不好意思啊,我习惯默认买家是女生了。」

「啊,没关系。出售这些东西是因为……你不再喜欢他了吗?」

|
那边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说

「是的,我毕业了。」

「毕业?」他问

「是的,从红担,从樱井翔这里毕业了。」

他敲击键盘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毕业了,他做的不够好吗?」

「没有,他很好,他一直很好。是我个人的原因。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如果你还没有决定下来就再看看吧,我先撤了。」

察觉到对方似乎不是很想聊这个话题,又不想就这样结束对话,他迅速在店里找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发过去。
「这张」
那是二十刚出头的他,一头黑发染成了黄色,带着耳钉,桀骜不驯的样子,笑起来却有阳光的味道。

「哦,你眼光很不错嘛,这么照顾我的生意,专挑贵的买呢。一万,不讲价。」

「一万……越南盾?」
如果是日元他还真被这价格吓得不轻。

「😂你是越南人?你搞笑呢,日元!」
对方似乎也被他逗笑了。

「可,不就是一张照片么?原价,应该没有这么贵吧。」

「你真的是红担吗?我很忙没空开玩笑,陪聊要收费的→_→」

眼见对方要生气
「不好意思,我才开始关注他,不太了解行情。」

「新入坑的啊     」

对话一时间暂停了,只剩下光标在对话框里一闪一闪地刷着存在感。

「因为再也回不去了啊」

「什么?」
他不太理解对方的意思。

「那样的时光,那样的他,都再也回不去了呀」

|
隔了一会儿

「有些人说他太不负责任,对团,对饭。我不会这样认为,他一直是有担当的人,不能就这么轻易否认他这些年的努力。我就是……」

|
「最近看到他在屏幕前出现总是会哭,没有谁希望观众一看到自己出现在电视上就哭的吧。可是没办法,我可能还是太」

「小心眼了吧,我没办法笑着祝福他,我真的」

好难过

|

他看着断断续续发过来的对话,心里也泛起一股难过。
他想,他到底还是失职了。

「最近心情不太好,有点胡言乱语,抱歉了。你如果看中哪个就留言给我,我会尽快发的,就这样吧。」

大概十多天后,某个公寓内

签收完毕,送走一直盯着他看的快递员。他看着摆了一地的纸箱,开始一个个的打开。

那么多的杂志、报纸、cd,演唱会周边,成套的夹在相册里的生写、切页,保存的完好无损……

这么久了,他都快要忘记关于这些东西的细节了,这些记忆却在另一个人那里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下来。

有一张透明的DVD壳在其中十分显眼,光盘和壳子上什么都没有。他打开DVD机器试着播放,这套房子是很久以前买的,这几年基本上不怎么住人,不知道机器还能不能播的出来。

过了一会儿,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图像和声音,看样子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她的面前摆着蛋糕,蜡烛也已经点好了,说着不大流利的日语

翔桑,生日快乐!今年是我到日本上学的第一年,这边中学的校服很好看诶,说起来好开心啊,不愧是你的故乡,到处都有岚和翔桑的海报,好幸福啊,不过东京的天气也真够古怪的,大冬天一会儿雨一会儿雪的……

一段播完,屏幕黑了一会儿,又亮起来,这次她的身边多了两个女孩。

现在是2007年1月25日了,翔桑生日快乐!今年三个红担一起给你过生日哦……

她的日语流利了很多。

2008年

2009年

……

他一段一段的看下去,看的很专注很认真,以至于手机响了好一阵才察觉。

“喂,你好。我是xxx,请问是前几天在我这里买东西的先生吗?”

他把电视的声音调低了一点,正准备回答,对方又急着说到
“不好意思,我发货的时候把一张个人物品混进去了,是一个透明的DVD壳,里面有一张光盘,请问你有看到吗?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如果你看到了,麻烦你寄给我可以吗,拜托了。”

电视里调低的音量依旧很清晰

翔桑,2016年了,生日快乐,这是给你过得第十个生日了,这一年你过得好吗?我过得很好呢,啊,虽然也有生活工作上的一些磕磕绊绊和不开心,但是不开心的时候看看岚的节目,看看你,就立马又元气满满了,34岁了,要注意身体哦……

“喂,请问你在听吗?喂?”
与电视上相同的声音在听筒里着急地问着。

“我在听。”他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有没有认出他的声音。

听筒那边却没了回答,隔了一会儿。

“那……麻烦你把光盘寄给我。实在不好意思……辛苦你了。”她的话断断续续,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好。”
他很想问既然已经毕业了,有没有这张光盘又有什么区别呢?

对方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
“我后悔了。”
她把东西打包给快递公司,看着车载着这一切慢慢消失在视野里时,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心里空落落的,就像是把本属于生命中的一部分硬生生从身体里分割出去一样,鲜血淋漓。

打电话的时候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她就知道,这辈子是毕不了业了。
你看,不过几天而已,都开始幻听了。

“那就这样,麻烦你了,再见。”女孩的声音冷静了一些。

“再见。对了……”

“诶?”

“谢谢你,这么的喜欢他。”

评论(6)
热度(42)
  1. 一只废猫海中的塵埃 转载了此图片
    我记得我去年看完这个之后难过的要命(´;ω;`)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