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式神从游戏里出来啦!

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人来人往。

听到包里手机响,她拿出手机接通。

“喂?”

“是妈妈啊。”

“是是是,我有好好吃饭,认真工作。”

“恩,中秋回不去了。”

“知道了,母亲大人,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放下手机,她叹了口气。毕业之后她没有回故乡过安稳的生活,而是选择留在S市过上了没日没夜加班拼命的日子,想起今天在公司被项目经理指着鼻子劈头盖脸好一通批,仿佛连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也丧失了。

她看着天上静静飘动的流云,想着当时放弃安逸的生活,留在这座城市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最后一缕夕阳沉下地平线,夜幕降临。

她精疲力尽地回到租住的小公寓,关上门后,她微微眯起眼睛,感觉到住了近两年的公寓似乎有哪里与平常不一样,卧室里露出点点微光,还有些许悉悉索索的响声。

难道今天早上走的太急忘了关台灯,还是家里遭了贼?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心惊。

她踮着脚尖走到厨房拿了一个平底锅另一只手抄起杀虫剂,又小心谨慎地悄悄走到卧室门口。

深吸一口气后,她迅速一脚踹开了门,大喝一声:“赶紧放下凶器束手就擒,我已经报警了!想少坐几年牢就乖乖地不要动!”

卧室里静悄悄地,过了一会儿又响起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

看清楚眼前的情景后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知道这声音来自哪里了!

一只粉色的······呃······粉色的,姑且说它是龙吧,嘴里正咔嚓咔嚓的嚼着她放在厨房的零食,看着从它嘴里不断跌落的饼干渣颜色,好像是那袋快要过期的奥利奥。

更令人吃惊的还远不止于此。

待她看清窗前站定的人是谁以后,她终于明白那只贪嘴的龙为什么是粉色的了。

柔顺的粉色长发束起来搭在肩膀一侧,长长的刘海盖住了右眼,另外一边露出的眼睛是泉水般清澈的碧绿色,身穿和服,肩上披一件绘着飞鸟纹路的蓝色外衫。

“一······一······一·······”她磕磕绊绊好几次终是没念出那个名字,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几尾金鱼在被项目经理称作“养鱼缸”的大脑里咕噜咕噜吐泡泡。

少年笑了一下,左边没遮住的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漂亮而精致的容貌仿佛不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间。

“你你你你······你为什么没穿我给你新买的衣服?!”她哆哆嗦嗦了半天竟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少年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这个吗?”

一瞬间屋子里亮如白昼,她急忙用手遮住眼睛,光芒淡去之后,还未完全消散的点点星芒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和服,腰间佩刀,发色漆黑如墨的英俊男子,而旁边的贪嘴龙因为跟着变身而中断进食发出低低地嘶吼表示不满,他轻轻拍了拍那条白色的龙以示安抚。

一旁的她还沉浸在“哇塞皮肤没白买!”“风神之佑好看哭了!”“嘤嘤嘤我一辈子爱连连!”的天外神游中无法自拔。

“咳咳,”一目连轻轻咳了两声,“我想还是应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目连,很高兴见到你,阴阳师大人。”

她看着一目连伸到面前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恍惚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握上去了。直到这时她才真切的感觉到,原来是真的,面前的人真的是一目连,不是幻影,不是自己胡思乱想,握着的这双手是温热而真实的。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些关于一目连的往事。

“你看到过黑暗的森林中,一盏一盏明灯亮起,萤火虫飞舞的景象吗?那真是十分美丽的画面啊·······”

“随之而来的还有人们的脚步声和笑声,那时候他们一步一步点亮灯,走向神社的时候,我知道了,他们是为我而来。”

“我常常伸出手想要抚摸那些孩子的头和脸庞。我也想和那些人说话,告诉他们我就在他们身边。”

“原来我这几百年的岁月,不过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故事。”

 

她的眼睛突然就红了,强忍着眼泪说:“你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旁边的龙看看主人,又看看眼前的这个陌生女人,突然靠近自己的主人,用脑袋猛蹭一目连握着她的那只手,似乎是想要自己的主人赶紧放手。

“连连,安静点别闹。”一目连无奈的笑,“抱歉,它还是小孩子脾气,一看到我与别人亲近就会有些······有些吃味儿。”

一旁的她睁大了眼睛,“你叫它什么?”

“连连啊,这不是你取的吗?”一目连疑惑地问。

她想起自己特意改了一目连称呼的事,我的妈妈呀,幸亏今天来的不是大舅,要是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给他取名叫“藻藻”一定会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房子,幸亏来的也不是荒川之主,他的名字是“水货一号”,幸亏也不是酒吞童子,他的名字是“水货二号”······

“啊!我想起来了,是我是我,是我给它取的名字。”

一目连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不断对着她龇牙咧嘴的白龙,“我一个不注意,它趁机叼走了你家里的食物,实在不好意思。”

她看着嘴角还挂着黑色饼干渣的白龙,强忍着笑说:“没关系关系,反正也快过······”那个期字硬生生被她吞进了肚子里。

“也快什么?”一目连疑惑。

“没什么没什么,话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我本来在结界里睡觉,醒来的时候就来到这里了。原先约好要和荒去打结界突破的,结果我现在不在,回去那家伙大概又要发脾气了。”一目连边说着,边抹掉白龙嘴边的食物残渣,似乎对这条龙的所作所为有些不好意思。

“荒酱!你和荒酱真的是好朋友吗?”她惊奇道。

“荒酱?”一目连迟疑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荒吗?因为我刚来寮里不久,认识的人还不多,荒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你知道很多阴阳寮里面的事吗?能再跟我说说吗?”她眼睛亮亮的。

“唔,其实我才来知道的也不多。荒那家伙一直在抱怨你不给他升六星,明明是他先来的,你却先给玉藻前升了六星。”

天啊,他要是知道我下一个六星对象仍然不是他而是一目连,会不会从游戏里爬出来打死我。

“荒川和酒吞说他们在院子里养老已经养出蘑菇了,你如果不需要他们就把他们返了吧。”一目连笑着说,“还有金鱼姬总是喜欢叽叽喳喳地围绕在荒川周围,妖刀姬很喜欢你在秘闻副本里给她拿下的那件衣服,妖狐最近闹着要离家出走·······”

她在一边听得很认真,一目连的描述让她感觉那个奇异诡谲的阴阳师世界就展现在自己眼前。

“还有。”说着说着一目连停住了。

“还有什么?”她好奇道。

“大家都很喜欢你,虽然你有时候忙起来,会一连好多天消失不见,但是大家都很开心能来到你的寮里,能认识这么多的朋友。我也是。”一目连温柔而专注地看着她,眼眸深处仿佛泛起层层涟漪,“我在黑暗中沉睡了很久,周围没有声音,没有光,也没有风。我以为自己会这样慢慢消失,直到前一段时间,我听到了你的召唤,沿着一点微光来到了你的庭院。其实我一直想跟你道一声谢谢。”

她的脸突然红了,眼泪也有些忍不住了,“你不知道,其实我可非了。很久以前我就想带你回家了,可是我一直抽不到,我,我下了很大决心去神龛才把你带回来。我也不是一个好的阴阳师,总是没时间照看你们。荒川、酒吞和山风本来是很厉害的式神,可是跟着我每天只能呆在寮里养老,我·······对不起你们。”

一目连摸摸她的头顶,“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努力,总会慢慢变好的。”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出来太久了,我可能要回去了,期待下一次的见面,阴阳师大人。”

说着一目连靠近她在她的眉心轻轻印下一个吻。一团云雾在周围缓缓凝聚,云雾消散之后,一目连和那条贪嘴龙都消失不见了。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脸烫的可怕。

 

第二天下班回家后。

当她看到客厅坐着那个火红头发、豪迈喝酒的男子和一旁不断打酒嗝的酒葫芦时,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男子邪气四溢的脸上挂着一抹冷笑,很是不满地问了一句:“听说你给本大爷取了个名字叫水货二号?!”

评论(2)
热度(15)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