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夫夫的爱情长跑

上章链接 http://01250416.lofter.com/post/1cb5f8e9_11733cb1

第四章

    王源还没从昨晚那个冗长而诡异的梦境中彻底出来。

他看着门口那张脸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是王俊凯的堂弟,王俊麒。王俊凯昨天好像提了一下说是跟他二叔和堂弟一起吃了饭。

其实这是王源第一次见到他本人,之所以认得出来也是因为以前在家族相册里看到过这个人的身影。

“哦,早上好。”尽管有些诧异这个人为什么会在大清早出现在自己门外边,王源还是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其实除了王俊凯和他现在的继父还有家里的老太太,他跟王家的其他人打交道很少,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王源正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谁让你上来的?”

接着王俊凯出现在视线里。

“不是吧,哥,这么小气,参观一下而已,别那么紧张嘛。”王俊麒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未经主人的允许不能随便在别人家里乱闯,是最基本的礼节,你这么大了还用我教你?”

“所以说跟你玩儿真的最无聊了,哪来的那么多条条框框,活的不累吗。咱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还是说······”说到这里,王俊麒对上王俊凯的目光,有几分玩味地拖长了语调,

“你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本来安静祥和的早晨已经被这番对话彻底摧毁,王源万万没想到王俊凯平常对自己是那个态度也就算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刚一见面也是这样剑拔弩张。

“咳,那个什么,要迟到了。要不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实在受不了这种僵硬的氛围,王源出声打断了两人。

王俊凯看了堂弟一眼,十分不情愿地开口说道:“我给二叔打过电话了,关于那个项目的具体情况要等我爸回来再说。好了,现在从我家的二楼下去,像个客人一样乖乖的待在会客室等着我父亲回来,我要和王源去学校了。我说的够明白吗?”

他说这话的语气十分生硬,丝毫不像跟亲人说话时该有的样子,王源感到十分诧异。

他带着疑惑抬起头时正对上王俊凯的目光,“去学校吧,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说着他走过来扶着王源下了楼,两个人上了车后都没怎么说话,一直到了学校,王俊凯关上车门的时候对着王源说了一句:“以后离王俊麒远点,最好别跟他有什么牵扯。”

王源听的一头雾水,什么牵扯?他今天早晨才第一次见到王俊麒啊。说过的话都不超过五句好嘛。

更要命的是,中午放学的时候,王源又被校花学姐堵在了班门口,没错,堵这个字完美的呈现了学姐想让王源尝一尝她亲手做的爱心便当的意愿有多么强烈。

虽然十六岁也算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学姐的确深情款款、貌美如花,但王源大概是真的还没开窍,他对于学姐的示好无动于衷并且感到十分尴尬。

“学,学姐······”

“我叫陆晓川。”

“陆学姐······”

“你叫我陆晓川就好。”

“陆晓川学姐······”

“啪”的一声,学姐把便当盒拍在王源的桌子上,还留在教室的同学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我小学跳了一级所以今年也十六,我看过你学生会社团申请表上的生日,严格算来我还比你小那么几天,所以这声‘学姐’还是免了吧?”陆学姐用她平常能迷倒一票男生的声音仔细耐心的解释完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王源,宛如动漫中走出来的中二病少女。

“陆······晓川同学。”王源改了称呼试图达到对方刚才提出的要求,没想到,

“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太生硬了吧,以后我们在一起了,你这样叫我一点也体现不出来我们亲密无间的关系呀!要不然你······”

王源觉得他要是再不开溜,大概就要跟这个不是学姐但是却比他高一个年级的校花,就如何称呼对方这一问题讨论整整一中午。他正苦思冥想找个什么借口开溜的时候,一个欣长的身影从背后靠近了他。

随即,一双好看的手拿起了王源面前的便当,打开了食盒,一旁喋喋不休的少女这才发现突然出现的王俊凯,表情瞬间如遭雷劈。

“主,主席中午好。”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声音瞬间蔫了下来。

“嗯。”王俊凯应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陆晓川看他不说话心里更没底了,不知道这位令全体学生会成员闻风丧胆的主席又有何指示。

“刚才我路过你们班的时候,你们辩论队的队长正满学校的找你这个骨干开会,原来是躲在这里。三天后,全市中学生辩论赛决赛,我看你还是挺胜券在握的。”按理说被王俊凯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说出这么一番话,任凭哪个女生都会脸红羞愧。

可陆晓川大概并非寻常少女,她除了有些畏惧王俊凯的高标准严要求外,并不属于喜欢日常花痴“主席大人今天又帅了呢”的那一个群体。

“辩论赛能不能赢也不在于这一顿午饭的时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

“刚才最后一节体育课,你不是才翘课躲在体育馆后面吃了一个至珍七虾堡两对儿鸡翅一包薯条一杯麦旋风?”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陆姓少女在王源面前如此丢脸,竟然,十分难得的,说话结巴了。

“我们班也是体育课,路过看到了。”

“你那么关注我干什么,哦!难不成你暗恋我,可是对不起呀······”

“是的陆晓川学妹我暗恋你很久了,迟钝如你才发现吗?”

“你厚颜无耻!”

“我厚颜无耻?麦当劳和肯德基混着吃的人心理才更有问题吧。”王俊凯对于捉弄陆晓川似乎上了瘾。

“我就喜欢麦旋风配至珍七虾堡我犯法吗?犯哪条法了?!”

“陆晓川!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赶紧去学生活动中心250开会,大家都齐了就等你呢。”辩论队长半路杀出来结束了这一场闹剧,顺便拖走了怨念满满的陆晓川“学姐”。

“王源你可记得一定要吃啊!我早起两个小时做的爱心便当你一定要吃啊······”被强硬拽走的陆学姐留下这么一句“凄婉”的话就消失在了高一教室的门口。

辩论队骨干以及生日小王源几天的校花学姐离开后。

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王源嘴角的笑意还没消散,王俊凯另一只手提着的食盒就端上了他的课桌,“吃这个吧,方阿姨特地炖的猪骨汤,有利于骨头愈合,还有你爱吃的菜。”

王俊凯看王源一直笑也没说话便问道:“你傻笑什么?”

“我头一次发现你还挺能说的,人家姑娘比你还小呢,你怎么一点不留情面。”

王俊凯知道他是说刚才陆晓川的事。

“高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她跟一般女生不一样,没那么玻璃心玛丽苏。”

“哟,评价还挺高,你喜欢人家?”

王俊凯正打开食盒的手顿了一下,接着拿起里面的筷子,用另一头敲了一下王源的脑袋。

“你知道你现在说这个话题还太早了吧?”王俊凯认真地看着王源,俨然像是一个正在警告弟弟不要早恋的兄长。

“我十六了。”

“好了,坐下,吃饭。”王俊凯把筷子递给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抽出王源前面同学的椅子,面朝椅子靠背反着坐下来。

“那这个怎么办?”王源指了指陆晓川做的那份便当。

“我来解决掉。”

“这不好吧,怎么说也是别人一番心意。”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照旧打开陆晓川那份开吃。

王源害怕说多了又惹他不高兴,于是也坐下来乖乖吃饭。

很多年以后王源依旧记得这个温暖的午后,王俊凯很少有这样心平气和面对他的时候,更很少和他在一起吃饭。

当时他从没想过那段期间王俊凯对他的态度为什么会有所变化,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也许王俊凯只是发现原来他们两个也可以好好相处,不必每次谈话都不欢而散。

 

下午放学的时候,王源在路上碰到了沈延初。

“怎么样,好点了吗?”对方还十分关注他的伤势。

“好多了,没有昨天那么疼了。对了,你怎么没跟我哥在一起?”

沈延初失笑,“我们虽然是好哥们儿,但又不是连体婴儿总在一起。”

“我问你个问题,他跟堂弟关系不好吗?”

“堂弟?”沈延初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王源在说谁,“你是说王俊麒?”

“恩,今天早晨他出现在我们家了。然后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怎么好。”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两个人以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而且他们那种家庭,兄弟两个总是被人拿来比较,竞争关系嘛,显得淡薄很正常。”沈延初平平无奇地说。

“这样啊。”

两个人说着走到了学校门口,司机已经在等着了,王源上了车发现王俊凯并不在,而司机却发动了车,“凯少说先送您回家,夫人回来了,正在家等着。他要去办点事,晚一些才回去。”

车子到门前还没停稳,王源就急匆匆的下了车,不过奈何腿上有伤实在走不快,母亲跟着继父去欧洲待了足足有半个月,他实在有些想念她。

王源的母亲看到他拄着拐,脸上顿时浮现出担忧的神情,“好

好的这又是怎么了,我才半个月不在家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

   “妈,我没事,就是打球被人撞了一下,过几天就好了。”

   “什么过几天就好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没听过吗?”母亲拉过他仔细看了一圈发现除了伤了腿别的都还好,这才安下心来。

“你这样不注意保护自己,以后要是我不在你可怎么办?”

“我的母亲大人,您想的可真长远,好好的你要去哪儿啊还你不在?”王源没心没肺地拿起一个橘子剥开,“喏,吃一个,消消气。”

而他那时并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怎样支离破碎的人生。


有在看小伙伴们欢迎踊跃留言啊,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握拳

评论(5)
热度(17)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