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王氏夫夫的爱情长跑

 上章链接

http://01250416.lofter.com/post/1cb5f8e9_1096c417

第三章

王源下午的篮球赛,王俊凯自然是没有来。

他上场前在人群里找了很多遍都没有看到王俊凯的身影,不禁有些失落。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么。王源自嘲的想。

沈延初的出现让他颇为意外,高自己一个年级的男生穿过看台上的人群,逆着光朝自己走来,脸上是他那招牌的男女通杀式笑容。

“小凯有事来不了。”沈延初说,“别那么萎靡行不,我来是一样的,你好好打,赢了一中哥请你吃饭。”

王源心里很感激,他知道沈延初说王俊凯有事只是安慰他,不管有没有事王俊凯都不会来看他。

“谢谢延初哥,我一定加油!”王源笑着回答,努力掩藏内心的失落。

 

球赛最后的结果是王源他们的学校赢了,但是沈延初承诺的这顿饭却没请成。

王源在比赛中被对方球员撞伤了右腿,但他一直强忍着直到比赛结束,到医院处理的时候,右腿膝盖已经肿的老高。等医生处理好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延初哥,谢谢你带我来医院。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王源拄着拐杖,走路的姿势有些好笑。

“你们家我也是去过的,从这里打车少说都要半个小时。我家司机就在不远处的路口,送你回去也就是顺路的事,你不用这么见外的。”

王源想着今天实在是麻烦对方太久,但是天这么晚打车也不方便。最后还是不好意思地说:“那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王俊凯的弟弟就是我······”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沈延初也意识到说错话了。

王俊凯平时对王源是什么态度,这点二人都再清楚不过。

两个人上了车,气氛有些尴尬。

“你这么晚不回家,怎么家里也不来个电话?”沈延初问。

“我爸妈去欧洲了,这段时间不在家。” 

“这样啊,家里就你跟你哥?”

“恩。”

城市的灯火在车窗外飞速的掠过,王源看着窗外,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明明看着繁华的景象,眼底却映出无边的寂寞。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什么?”王源疑惑。

沈延初想说,其实你不用这样愧疚,不用这样讨好王俊凯,这并不是你的错。可正如王俊凯所说,这是别人的家事,他并不好插手。

“没什么。”

只是那时他心底生出一股强烈的愿望,如果他和王俊凯对调身份,他一定不会这么对待王源。

车开到王源家时,他已经累的快睡着了。

沈延初搀着他走进家门,客厅里是一片漆黑,并没有人因为他的晚归而担心,亦不会给他留一盏灯。

王源摸索着打开客厅的灯,正准备再一次跟沈延初道谢,就听到有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紧接着,王俊凯就出现了。

他看着王源腿上搀着绷带,一只手还拄着拐杖,不知为什么太阳穴突突跳得很厉害。

说出口的话却一如往常冷淡,“怎么回事?”

王源正准备开口,一旁的沈延初却抢先说道:“球赛的时候被对方撞伤腿了,挺严重的,医生说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那为什么是你送他回来?”

“因为我去看球赛了。”沈延初抬起头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语气带了几分挑衅,“倒是你,他这么晚不回家你一点也不担心。连个电话都没有,这哥哥做的可真称职。”

王俊凯感觉自己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他抬手摁着额角,努力压下心里的怒意,但更多的是心里的疑惑,对于沈延初这般回护王源的疑惑,对于自己看到王源晚归心里着急又生气的疑惑。

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

“王俊麒今天回国,我跟二叔一家吃饭,实在走不开,不是故意不去看你比赛。”极其罕见的,他对着王源解释了原因。

“也谢谢你送他回来,辛苦了。”王俊凯转向沈延初道谢。

本来弥漫着硝烟、一触即发的局面,瞬间就熄了火,人家主人也道谢了,好言好语的解释过了,况且也是自己多年的好兄弟,还要怎么样呢?

“咳,我刚刚话有点说过了,别介意,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王源好好休息,不用送了,明天学校见。”说着沈延初挥挥手绕过玄关的屏风开门离开了。

客厅里只剩下王俊凯和王源。

王源被对方这么看着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又踩到他哥哪根雷管了,刚才有沈延初在,估计他也不好发作,现在就剩自己和王俊凯了,想想都打哆嗦。

“能上楼梯吗?”王俊凯问。

“啊?”王源显然还不在状态。

王俊凯懒得多说,几步下了楼。伸出手示意王源把胳膊放在他肩上好架着他上楼,王源还没从王俊凯难得一见的“关怀”中缓过神来,依旧愣在原地。

“怎么着,还想我背着你上楼啊?”王俊凯翻了个白眼。

王源这才回神了。

“不用不用,你扶我一下就行。”

王俊凯搀着王源上楼的时候才觉得这小子是真瘦,一米七五的个子,重心全在他身上也没觉得太沉,平常看着挺能吃啊,都吃到哪去了。

但王源心里却奇怪王俊凯态度的大转弯,他难得这么好说话,今天态度为什么这么好?跟自家二叔吃了顿饭就脱胎换骨了?还是说意识到这么“虐待”自己异父异母的弟弟是不对的,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王源天马行空的想象被一句“到了”打断。

“找到钥匙自己开门不需要别人帮忙吧?没什么事我先去睡了。”

说罢,王俊凯就转身走上三楼自己的房间。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天晚上,王源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

那年他五岁,因为急性肺炎已经在医院耗了半个多月,严冬刚过,乍暖还寒的节气。他的高热和咳嗽总是断断续续不见好转,五岁的孩子咳起来的样子令人心悸,打针吃药已经是家常便饭。

然而另医生和护士刮目相看的是,这个孩子再难受、打针再疼、吃的药再苦,也不曾哭过一声。

那时他还不叫王源,而是跟着他的父亲姓林,叫林思源。

即使很多年过去,他仍旧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哥哥的情景。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午睡后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廊,想要趁着护士们轮班的时候偷偷跑到外面去。却在路过五楼西面的一个房间时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咚的一声掉下来,这里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像是医院的一个禁区,他看了看附近发现没有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推开了那扇半掩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很大的病房,地上铺着地毯,所以刚才那个“东西”落地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圈才发现趴在地上的不明生物。穿着跟自己一样的病号服,体型也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看来他和自己一样。按照妈妈教的,打个招呼总归没错吧。

他的手刚要碰到地上的男孩,那句“你好”还没说出口,不成想对方转过身狠狠打开了他的手,恩,双眼还缠着白色的绷带,挺酷的嘛。

“你想干什么?”绷带男孩恶狠狠地问他。

“你这造型挺酷的嘛!是在模仿忍者神龟吗?不过你应该在眼睛那里挖两个洞,这样更像!”

对方显然被他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给震住了,好一会儿噎的说不出话来。

从那天起,他便经常往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孩子的病房跑。

后来才慢慢知道,绷带男孩是因为看不到所以才在眼睛上蒙着布,并不是模仿忍者神龟,也知道原来他竟比自己大一岁,那天从床上掉下来是想要够床头柜的水杯。

“你这样没大没小在我们家是要挨骂的知道吗?”又一次被小一岁的孩子以“喂”称呼后,绷带男孩第N次强调。

“叫什么不都一样嘛,谁规定你比我大,我就一定得叫你哥哥?”

“我堂弟就比我小5个月,他都一样得叫我哥哥!”绷带男孩立刻反驳。

“哈,你还真有个弟弟?你们是不是长得很像?”他有些好奇。

绷带男孩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肯再多说一句。

有一天傍晚的时候,他偷偷打开那个小哥哥的房门却看到有一位中年妇人在里面,顿时想转身就跑,却听到妇人说:“你就是林思源吧?我听小凯说过好几次了,不用害怕,欢迎你随时来找他玩儿,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姨。”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关于那个绷带男孩名字的细节,尽管之前他问过很多次对方叫什么名字,他都不肯说,即使是现在,他也仅仅只是知道他的昵称是小凯。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会画一幅画带到绷带男孩的房间里,美其名曰“用我的眼睛帮你看世界”,基本上就是小孩子简笔画,画的内容大多是窗外的风景、当天的天气之类的。

他记得出院那天,医院的桃花开了满树,他住了整整六十天医院,画了三十七张画。

也记得那天没有机会跟绷带男孩说一句再见,为此遗憾了很久。

突然这些画纸铺天盖地的朝着他洒下来,遮挡住了旧日的种种,这些纸仿佛无穷无尽似的一直压向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梦的最后竟然定格在王俊凯的脸上,他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醒来时,闹钟已经响了三遍。王源单脚跳着去洗漱,背起书包开门时却看到门外有人,一个和王俊凯有几分相像的少年站在门口,朝着他笑了笑。

“你好,我叫王俊麒。”

评论(6)
热度(20)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