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王氏夫夫的爱情长跑

 上章链接

http://01250416.lofter.com/post/1cb5f8e9_10899384

第二章

王源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注意到王俊凯拎着书包面无表情地从二楼走下来。

他还再想,这个哥哥真是太坏了!

他昨天明明都等到自己放学了,可偏偏就在自己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吩咐司机开走了车,何其无聊!何其可恶!何其恶趣味!

他那无聊可恶又恶趣味的哥哥脸都不带转一下的从王源面前走过,轻飘飘留下一句:“还愣着干什么?又想像昨天一样走着去学校?”

王源回过神来看到王俊凯已经拉开大门走了出去,也赶紧跟上去,两个人一起坐上后座,司机关上门,车缓缓向学校驶去,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

快到学校的时候。

“昨天不好意思啊,让你等了那么久,学校老师拖堂了。我以后尽量早点出来。”王源诚心地道歉。

王俊凯闭着眼睛假寐,并没有搭理他。

王源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事实上王俊凯大多数时间都是把他当空气的,如非必要,他很少会主动跟王源说话。倒是王源,可以完全忽略王俊凯对他竖起的那道空气墙,毫不在意地主动跟他聊天,即使对方大多数时候没有回答。

王源不知道,其实王俊凯昨天并没有等很久。

老师下课后,王源走出教室的时候,王俊凯也正好从对面高一层的高二班级出来,所以正好看到王源被校花告白的场景。

那个女生王俊凯认识,是他隔壁班的女孩,少见的元气活泼又漂亮,但并不矫揉造作的女生。不仅是高二年级,更是全校数得上的美女。

他当时站在五楼看着对面四楼被围在众人中间的王源,又看着他有些无奈地接过那封情书,周围的人全在起哄,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涌上一股无名火。

所以他故意等在校门口,等着王源出来,又在他面前命令司机开车。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为什么做这种无聊的事,又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生气?

 

车停在校门口,王俊凯推开门直接下车了,王源不甘心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下去,赶紧下车跟在他后面,没话找话地问他:“哥,我们今天下午有篮球赛,你来看吗?”

话一出口王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好像是一般男生邀请女生的说法吧,果不其然,王俊凯转身嘲讽地看着他:“王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早晨上学的路上学生人来人往,他们两个人这样已经有些引人注目。

王源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眼神就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有些委屈。

“你俩这一大早的在校门口上演新时代版牛郎织女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一个声音插进来,缓解了僵硬的气氛。

“王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哥又欺负你呢?别难过,回头我替你收拾他。”沈延初拍拍王源的肩膀,算是安慰。

“沈延初你出息了。你说你要收拾谁?”王俊凯不怒反笑,也就他这损友敢这么跟他开玩笑了。

“谁欺负王源我收拾谁啊。”他开玩笑到,话里却又带着一丝认真。

“我说你到底站哪边的?”王俊凯感觉很崩溃。

“我站在正义这边啊!”

王源:“······”

王俊凯:“······”

最后还是上课的预备铃响,才结束早晨这场尴尬而不愉快的闹剧。

去教室的路上,王俊凯还在纳闷:“你一天到晚护着那小子是什么意思?”

沈延初反问,“那人家一挺好的孩子,你整天欺负人家,又是什么意思?”

王俊凯扭头盯着沈延初一字一句道:“即使我们是好哥们儿,我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是我的家事,你少蹚这浑水。”说罢就进了教室准备上课。

他刚才那样子,是真生气了?

沈延初有些摸不着头绪。

 

经过早晨这么一折腾,王俊凯早已经没什么心思听课,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王源的情形。

彼时他的父母刚离婚不过一年,他自己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十一岁还是十二岁他也忘记了。他父亲就急不可耐地带着新的妻子和继子来到他面前。

父亲先是向他介绍了王源的母亲,说这个阿姨以后就要和他们一起生活了,接着把王源推到他面前,说这个是弟弟,以后你就是兄长了,要有做哥哥的样子。

王俊凯记不清那时候的感受了,恨意掺着难过让他有些失去理智,他一把推倒面前的王源,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女人说:“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然后不顾身后父亲的斥责转身跑掉了。

后来和母亲私下见面聊天时,他多多少少了解到父母的结合本就不是你情我愿的自由婚姻,他们这样的家族,结婚时首先要考虑的是联姻带来的利益以及是否门当户对。所以他的父母走到这一步也许早在双方的意料之中。

只是他每次见到母亲时,她都要比之前憔悴。嘴里说着安慰他的话,让他放宽心,不要太难为继母和她带来的孩子。可是他看得出母亲是真心爱着父亲的。如果说有一段时间王俊凯和王源还算关系缓和有所交流,那么这种关系也在王俊凯的母亲去世后彻底维持不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母子的存在,也许父亲就不会离婚,他的母亲也不会在离婚三年后郁郁而终,这一切不怪王源和他的母亲又能怪谁?

王俊凯有些痛恨这样的自己。他是个理智的人,很少感情用事。哪怕他心里知道这并不是王源的错,甚至他也是受害者。可是他无法原谅。所以他尽量减少和王源的接触,尽量减少因为愤怒而牵连无辜的机会,可是王源却像一个黏在身上的牛皮糖,怎么都甩不掉。他越是避之不及,对方越是要贴上来。

他没有办法心态平和地面对王源,自然很少给他好脸色,可是对方却仿佛不在意似的,每次在自己这里碰了钉子,不出几分钟就又恢复活力黏了上来。

评论(2)
热度(17)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