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王氏夫夫的爱情长跑

非cp党勿入
上章链接
http://01250416.lofter.com/post/1cb5f8e9_108199ce

序(接上章)

不过容不得王俊凯多想,飞机已经落地了。
一行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其实早就过了探望病人的时间,王俊凯急匆匆过来也只是想亲自确定一下老人的状况,王源安静地跟在王俊凯身后,一路上如非必要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王俊凯跟医生交流完,又安排好公司的事情后,转身寻找王源的身影,才看到他脸色有些惨白的坐在椅子上,以为他还在晕机,难得体贴地问了一句“还是晕?”,说着便准备吩咐助理去给王源接杯水。
王源摇摇头,“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好,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带你去定好的酒店,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再来看奶奶······”
王源胃疼地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其实并不大听得清楚王俊凯在说些什么,最近天热他本来就没什么胃口,今天傍晚遇到王俊凯后为了赶飞机也没吃饭,便一直饿到了现在。
王源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他皮肤本就白,即使晒黑也很快就会白回来,此时在医院灯光照射下更显虚弱,王俊凯突然想起什么,问他:“你是不是胃疼?”
没有回答。
王源从小就不爱好好吃饭,基本上把零食当饭吃,上中学那会儿没人管他,一天的饭更是能省则省,胃不好也是老毛病了。尽管过去王俊凯懒得搭理他,但是两人毕竟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些年,这些事他还是知道的,又或者说,关于这个弟弟的点点滴滴他从未真正忘记过。
王俊凯帮他挂了急诊,吃了药,挂好吊瓶,招呼着他睡下,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天都快亮了。
王源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吃过饭后,便跟着王俊凯一起来到老人的病房。房间里聚集了挺多人,全是儿子辈和孙子辈的人,看着王源跟在王俊凯身后进来,众人的表情一时间也是精彩纷呈,有的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有的则完全是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
王源没有跟任何人有所交流,甚至是那个他曾叫了十年爸爸的男人,那只是王俊凯的父亲而已,如今跟他已经再无瓜葛。
王源越过众人直接走到老人面前,轻轻握住老人瘦骨嶙峋的手,唤了一句:“奶奶,我回来了。”
老人缓缓睁开眼,看到是王源,眼角有泪水缓缓流下,她挣扎着伸出另一只手,叫了声“小凯”。王俊凯马上走到床前,握住了老人的另一只手。
“奶奶,你要说什么?我在这儿呢,我听着。”王俊凯。
老人看着王源,慈爱的目光一如当年,她有些艰难地开口说话:“源源长高了,长成大人了。你母亲临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可我这些年身体越来越差,也没能好好照顾你,我对不起你母亲的嘱托······我······”
王源紧紧握着老人的手,声音已经哽咽:“您别太难过,您对我的好我都记得,是我不孝,这么多年都没来看您一次。”
老人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目光转向王俊凯:“你要照顾好你弟弟,我只有这一个心愿,你能做到吗?”
王俊凯眼睛红了,他点点头,嘴里一遍遍重复着“我能”“我答应你”,然后眼睁睁看着老人慢慢闭上双眼,心电图渐渐变成一条直线。
病房里渐渐响起哭泣的声音,王俊凯十六岁的堂妹王梓熙更是抱着老人不撒手,一直伏在床头哭泣,不让医生挪动老人的身体。
终于
终于还是变成了这样。
这世界上最后一个疼爱他的人也离他而去。王源心底一片苍凉,任由泪水爬满脸庞,任由这些王家的亲生子孙们把自己挤到一旁,毕竟他只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
他从几千公里外的地方赶来这里,不过为了再一次见证爱他的人离开人世,不过为了亲耳听听命运的嘲讽,嘲讽他,从此这世间只剩他一人,孤单游荡。

没有人注意到王源离开医院。
儿孙们都忙着悲伤,千里迢迢把他找来的王俊凯也只是想圆祖母最后一个心愿。至于他在老人临终前承诺的会好好照顾自己,王源更是没放在心上,他不需要,也不想要。
老人出殡那天王源没去。他在前一天去医院见了老人最后一面,门口的保全人员认得他是上次王俊凯亲自领来的人,便让他进去,寂静的房间里一片雪白,王源看着老人安详地躺在那里,回想着以前的种种,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尘归尘,土归土。随着老人的去世,他跟王家、跟王俊凯的关系终于彻底斩断了,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被那些悲伤又难堪的过往所牵绊。
出门的时候小护士提醒他在来往人员记录簿上签名,王源看着那个名簿思索了一下,用左手歪歪扭扭地写下“林思源”三个字。这是他曾经的名字,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不想有人知道他来过这里,再徒添麻烦。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多年未见的故人。
“小思源?”一个很久未听到的声音叫住了走廊尽头的王源。
妇人看着护士名簿上“林思源”三个字,吃惊极了。
王源转身看清楚妇人的相貌,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的叫了声“陈阿姨?”
“没想到真的是你,小思源。”陈姨朝着他走来,站在他面前细细地打量着他,像小时候那样用手比了比他的个子,高兴地说:“长成男子汉了,没想到一眨眼你就这么大了。”
王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还是一样温柔又漂亮。”
“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甜。对了,你母亲身体还好吗?”
王源眼神暗了一下,说道:“我母亲已经去世了。”
陈姨也知道自己踩到了雷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关系,都是三年前的事了。”王源故作轻松到,“您来这里是身体不舒服吗?”
陈姨看了看王源刚才待过的那个房间,“我是来悼念王老夫人的,王家的长孙有段时间伤了眼睛,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医院,我那时帮忙照看过,后来我跟着儿子出国就渐渐断了联系,没想到再接到王家的电话,却是老夫人病逝了”
陈姨看着他,想到眼前人和王家的联系,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急忙说道:“你见到小凯了吗?就是这家人的长房长孙。这些年,他一直在找你。”

王源听到这句话,心里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散的七零八落,再也找不回来。
他一直在找你。

仿佛穿越时光回到很久以前,也是在医院,也是在这样一条长长的走廊,那时的王源不过五六岁的样子,急匆匆的甩掉护士跑过长长的走廊,在一间病房前停下,轻轻地开门,房间里双眼被白色绷带层层裹起的男孩听到声响转过头,朝着门边的方向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小虎牙,十分可爱。
“你来了,我一直在等你。”男孩对王源说。

他一直在找你
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可是他,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抛下我了

评论(5)
热度(20)

© 海中的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